“合成机械化粮农”成南方水田新“王者”——来自湖南产粮大县的田间见闻-

“合成机械化粮农”成南方水田新“王者”——来自湖南产粮大县的田间见闻-
新华社长沙5月25日电? 题:“组成机械化粮农”成南边水田新“王者”——来自湖南产粮大县的田间见识  新华社记者苏晓洲、柳王敏  “气象预报要变天,飞完这丘田就收工!”湖南省湘乡市育塅乡南水村种粮大户李立平站在田埂上,用手机向远处的植保无人机“飞手”发指令。上肥、除草、治虫……从4月下旬完结悉数早稻插秧以来,李立平的“无人机队”就频频起降,很少闲着。  初夏时节,记者走进产粮大县湖南省湘乡市的乡村,发现早稻田间少了面向黄土背朝天、顶着日晒雨淋辛苦劳动的农人和大水牛,多了形形色色的“天牛”“铁牛”和驾御它们的“飞手”“机手”。  “无人机就像能飞起来的耕牛,一天能作业近200亩稻田,比人工效率高十几倍,精干、合算、环保!”李立平说,自打有了无人机,他根本不必背着沉重的肥料箱或喷雾器,蹚水田喷药、上肥了。  本年,受国家和当地“稳粮、惠农”方针鼓励,湖南乡村兴起了改“一季稻”为“双季稻”热潮,如湘乡市完结早稻栽培面积40.67万亩,比上一年大幅添加。种粮大户扩展栽培面积、添加出产投入,成为普遍现象。  “我本年种了850亩早稻,比上一年添加了300多亩,还增加了几台新农机。”李立平说。  在李立平运营的农业合作社宅院里,一个钢构、圆弧顶仓库内,有3架植保无人机、6台插秧机、5台旋耕机、2台收割机、4台农用运输车,后院还有4台烘干机……李立平向记者逐一介绍着自己的“宝物”,喜欢之情溢于言表。  “2014年回乡种田,从一台烘干机发家,这些年我在‘机补’方针协助下不断增加配备,现在从插秧到谷粒进仓全赖这些‘挣钱机器’!”李立平说,农忙时节,他会雇请“机手”“飞手”帮助,种完自己的地,还为周边农户供给有偿服务,上一年收入有三四十万元。  李立平说的“机补”,是近年来国家推行农业机械化的相关方针。“湘乡市上一年发放国家农机补助资金1023.685万元,市财务组织资金300万元累加补助。”湘乡市农业乡村局副局长曾君山说,“国补”“地补”叠加,农户出一半钱就能买到农机。  离李立平家几十里外,湘乡市建良家庭农场“场主”肖建良是种田“能手”,也是能“玩转”各种农机的“飞手”“机手”。  “前几年由于费工吃力我们都不乐意种油菜,现在机播、机收省工省力,种油菜的积极性又上来了。不久前,我收完100多亩油菜,挣了不少‘外快’。”肖建良笑道,“本年我包了780亩地种双季稻和再生稻,挣十几万元万无一失!”  像李立平缓肖建良这样耕耘的农人已不“稀有”,他们被誉为“组成机械化粮农”,靠种粮也能过上“好日子”。不过,他们还期望,未来价廉物美的国产农机能更多代替进口;期望乡下水利基础设施和机耕道等越来越完善,让农机发挥更高工效;期望田间各种线缆合理规划散布不再犬牙交错如“迷魂阵”,让植保无人机能在田野上“主动巡航”安全放飞。  “传统农业年代,粮食是农人的饭碗。现代农业年代,规模化、集约化粮食出产能创造财富。”20多年一直在乡村工作的育塅乡农业归纳服务中心副主任李湘萍说,像湘乡市这样的南边“稻作经济区”,机械化甚至智能化精耕细作正在掀起农业出产方式的“革新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